<acronym id="6zf62"><blockquote id="6zf62"></blockquote></acronym>
<track id="6zf62"><em id="6zf62"></em></track>
<dd id="6zf62"><output id="6zf62"></output></dd>

<ol id="6zf62"><del id="6zf62"><delect id="6zf62"></delect></del></ol>

媒體報道

中國農業大學教授李小云:鄉村振興迫在眉睫,但應警惕其成為鄉建運動和競賽

本文是《新京報》記者周懷宗對中國農業大學國家鄉村振興研究院常務副院長李小云關于鄉村振興的主題專訪。

李小云認為,鄉村振興是一個長期性的戰略,是全面實現現代化過程中,城鄉融合發展戰略的主要內容,不能單純簡單地將鄉村振興理解為村莊建設,更不能搞成一個運動式的業績競賽。

與此同時,李小云認為,廣大落后地區的農村,雖然絕對貧困問題解決了,但依然是相對貧困最為嚴重的地區,在這些地區鄉村振興的難度依然很大,所以,在國家財力有限的情況下,應當把鄉村振興工作的重點放在這些地區,這對于全面落實鄉村振興的戰略、緩解東西部發展的差距、實現城鄉均衡發展等,都具有重要意義。

李小云,《中國鄉村發現》學術委員、中國農業大學文科講席教授、中國農業大學國家鄉村振興研究院常務副院長、原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原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著有《發展與風險》等。

李小云:鄉村振興迫在眉睫,但應警惕其成為鄉建運動和競賽

本文是《新京報》記者周懷宗對中國農業大學國家鄉村振興研究院常務副院長李小云關于鄉村振興的主題專訪;編輯-張樹婧 校對- 李項玲。

01

鄉村振興從未如此迫切

新京報:我國在2017年就已經提出鄉村振興戰略,但在今年,不論是中央農村工作會議,還是“十四五規劃”,都將鄉村振興作為工作重點提出,在今天,形式發生了怎樣的變化?

李小云:過去幾十年國家現代化過程中,中國的農村、農業和農民,一直是國家實現現代化的重要貢獻者。在這個過程中,由于中國的工業化和城市化快速發展,在不同方面不同程度出現了過分依靠城市化推動國家工業化的發展趨勢,從而導致了不同維度、不同程度的鄉村的衰落。鄉村的經濟、社會、文化和生態功能不斷削弱,成為影響國家現代化進程的重要因素。從具體的表現看,許多方面都體現出這一點,農民收入低,城市卻不可能很快吸納更多的鄉村人口就業;鄉村教育醫療等社會公共服務差,無法留住鄉村的人口;鄉村產業結構單一,農業產業效益比較低,留不住青年人就業;鄉村的基礎設施、居住環境惡化,無法形成宜居的生活環境,也無法吸納城市人口到鄉村居??;大量的鄉村人口在城市居住,加重了城市公共服務的負擔等。這些問題都使得鄉村振興成為迫在眉睫的問題。

新京報:我國的城市化仍在推進,也有專家提出,未來還有2億人進城,城市化和鄉村振興的關系是怎樣的?

李小云:鄉村振興戰略并非是否定新型城市化,中國的城市化和工業化還處在上升期,發展空間很大。鄉村振興仍然需要城市化和工業化來拉動,但是鄉村振興戰略的政策含義在于,要科學地處理現代化過程中不同階段的城鄉關系?,F在,國家工業化和城市化達到了一定水平,有能力反哺農村、農業和農民,但這并不意味著把所有的資源都投在鄉村。因此,鄉村振興實際上是全面實現現代化過程中,城鄉融合發展戰略的主要內容。

02

鄉村振興不能簡單理解為村莊建設

新京報:從2017年提出鄉村振興戰略,到2018年出臺《鄉村振興戰略規劃》,再到今天,鄉村振興戰略其實已經推行了一段時間,今天再看鄉村振興戰略,理解和之前有何不同?

李小云:實際上,中央從本世紀初開始就已經逐步提出了從根本上改變三農工作局面的一系列政策措施,包括免除農業稅費,美麗鄉村建設等。鄉村振興戰略提出以來,各地也確實積極地相應開展探索鄉村振興的模式,這些探索為進一步推進鄉村振興戰略的落實提供了先行的經驗。但是,有一點非常值得重視,那就是不能把鄉村振興戰略簡單地理解為建設村莊。

新京報:為何不能將兩者等同?

李小云:首先,城鄉協調發展將是一個國家現代化的長期過程。鄉村振興是一個戰略問題,涉及到資源在城鄉之間的有機流動,這不是通過建設幾個鄉村就能解決的。其次,鄉村的基礎設施、社會公共服務,以及鄉村產業的發展,都不是微觀上的鄉村建設可以解決的。這涉及到國家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問題,因為解決鄉村建設中的短板,需要大量的資金,這個資金不可能從鄉村獲得,需要強有力的經濟增長的支撐。同時,鄉村建設所需要的巨量資金,也不可能在幾年內得到滿足,而是需要長期的投入。此外,實現城鄉公共服務的均等化,同樣涉及到巨大的資金,這也不可能在很短時間內解決。所以,鄉村振興首先是一個長期性的戰略,不大可能通過在微觀上建設村莊來解決,這也是不能把鄉村振興簡單地理解為建設鄉村的主要原因。

新京報:這是否意味著,鄉村振興更重要的是整體政策的配套,而不是在鄉村進行建設?

李小云:也不能這么理解。一方面,鄉村振興是國家全面實現現代化的一個總體戰略,所以在落實的時候,不能將這一戰略簡單地看作是在鄉村進行建設,因為這一戰略的落實會涉及到很多宏觀政策的配套。但另一方面,鄉村振興戰略又需要通過具體的實踐加以落實,鄉村建設當然也是鄉村振興的抓手和體現,國家的鄉村振興的戰略和政策,都需要在鄉村建設過程中不斷地呈現出來。中央對鄉村振興提出了明確的目標,這一目標實際上也為鄉村建設提供了具體的要求,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村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就是在鄉村建設中所要體現的內容和目標。

03

鄉村振興需警惕六大風險

新京報:過去許多年中,你一直在從事脫貧、鄉村振興方面的工作,在你看來,當前鄉村振興還有哪些問題需要解決?

李小云:按照我過去幾年在農村地區的實踐經驗,我感覺到,在未來的鄉村振興中,要實現“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村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边@二十字要求,確實存在諸多挑戰。

新京報:這些挑戰主要體現在哪些方面?

李小云:第一,資金需求量巨大。過去一段時間,在各種鄉村發展政策特別是脫貧攻堅政策的推動下,鄉村地區與城市之間各方面的差距極大地縮小。但是按照鄉村振興的目標要求來衡量,差距依然巨大,主要體現在基礎設施、村內污水處理、環境整治和生態資源修復等方面。

第二,社會公共服務的均等化程度問題依然突出,雖然醫療、教育等基礎設施有了很大的改善,但是大量的鄉村依然無法解決學前兒童的學習。在義務教育階段,也存在師資質量堪憂的問題,很多鄉村小學甚至中學開不出音樂課、體育課、外語課。還有一些地方,鄉村醫務室形同虛設,而在農民一方,他們收入本身有限,但卻經常處于過度性治療。這些問題如果不能得到有效解決,即便把一個鄉村建設得很好,也不能說是實現了鄉村振興。

第三,鄉村人才隊伍匱乏,是鄉村建設工作中的嚴重短板。最近這段時間,在進行基層換屆工作,在一些地方出現找不到村里負責人的現象。鄉村既缺乏致富帶頭人,也缺乏經營管理人才。而現行的國家人才政策,更多集中在城市如何吸引人才方面,如何幫助鄉村吸引人才的政策幾乎沒有。

第四,鄉村年年都在搞規劃,很多規劃都是建設部門來畫圖,結果出來的規劃,并不是一個嚴格意義上的鄉村發展規劃。鄉村建設規劃需要考慮很多因素,比如未來人口的變動,比如鄉村的功能、資源與環境之間的關系等。更重要的是,一個村莊不能搞一個規劃,村莊的規劃必須要與鄉鎮發展功能和整個縣域的發展功能結合起來。如果這方面工作落后,必將嚴重地影響到鄉村振興戰略的科學落實。

第五,在基層,通過鄉村建設的路徑落實鄉村振興的戰略,是鄉村振興工作的一個抓手。問題在于,各地情況不同,卻受到統一的政策法規的約束,無法按照各地情況進行創新,這突出表現在農地制度、宅基地制度、林地山地管理等方面。

第六,目前鄉村建設的投資主體還是國家,國家通過各種類型的項目來支持鄉村建設。這些項目分屬不同的部門,都是在各個部門自己設置的程序和框架中進行,相互之間很難協調。同時,大量的資金投入,均需要通過各種形式的招標,結果,許多項目落入到皮包公司的腰包,一項建設工程一般情況下管理成本高達30%以上,造成了本已稀缺的鄉村建設公共資源的流失。所以,涉及到鄉村建設的投資資金管理模式急需要改革。事實上,鄉村有大量的組織和人力資源可以進行鄉村建設,如何更合理地發揮他們的力量,是一個值得思考和探索的問題。

04

勿將鄉村振興搞成鄉建競賽

新京報:在你看來,未來鄉村振興中,是否有需要特別注意的誤區或風險?

李小云:中央提出鄉村振興戰略,并要求地方黨政一把手抓好農村工作,主要是在全黨統一對鄉村振興工作意義的認識。尤其是對于縣域經濟而言,農業和農村人口都占有重要的地位,縣委書記抓鄉村振興,更具有實際的意義。而且,由于我們特殊體制的原因,會對抓鄉村振興工作形成相應的激勵措施。但同時,需要注意的是,在落實鄉村振興工作時,相關部門也會形成一些具體的考核指標,這可能會在某種程度上形成比成績的客觀環境。不同地方相互比較,也容易產生一定程度的競爭,這樣的情況,的確容易造成鄉村振興工作運動化和競賽化。

新京報:怎樣避免運動化和競賽化的問題呢?

李小云:這需要上級和相關部門,盡可能避免下達過于具體的業績考核指標,不鼓勵打造所謂的樣板。鄉村振興是一個長期的過程,需要從宏觀戰略政策與微觀落實方面有機結合,逐漸推進。當然,有些時候,確實需要一些示范和樣板,尤其是對于一些微觀的小型的建設,如村容整治、廁所改造等,也不能完全排除樣板的力量。但在總體上,應避免把鄉村振興搞成一場運動型的業績競賽。

05

未來仍需著眼落后地區

新京報:前不久,《求是》雜志發表了署名國家鄉村振興局的文章,你對這個新的部門有何期待,你認為未來的鄉村振興工作,最重要的目標在哪里?

李小云:我注意到了國家鄉村振興局這個名字,還沒有看到具體的官方信息。我認為,雖然農村的絕對貧困問題已經消除了,而且原來的貧困地區,在脫貧攻堅的過程中,都發生巨大的變化,比如我在云南省勐臘縣工作了六年的河邊村,這里原是一個深陷極端貧困的村莊,今天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但值得注意的是,廣大的落后地區與發達地區之間的差距,是歷史長期積累而形成的,在今天,這個差距依然很大,所以我認為,鄉村振興工作的重點,實際上還是落后地區鄉村發展的問題。

新京報:為什么說落后地區鄉村仍是重點?

李小云:發達地區的鄉村,一方面與城市之間的差距正在縮小,另一方面,這些地區本身也具有各方面的優勢,并以此來帶動當地鄉村的振興。而廣大落后地區的農村,雖然絕對貧困問題解決了,但從收入差距、社會公共服務、基礎設施等不同維度來看,它們依然是相對貧困最為嚴重的地區,所以,這些地區的鄉村振興工作難度依然很大。在國家財力有限的情況下,將鄉村工作的重點放在這些地區,對于全面落實鄉村振興的戰略、緩解東西部發展的差距、實現城鄉均衡發展等,都具有重要意義。


來源:新京報、規劃師筆記

友情鏈接:浙江省美麗鄉村建設與發展研究中心 | 國家旅游局 | 浙江旅游局 | 浙江三農網 | 廣東扶貧信息網

地址:中國(杭州)智慧信息產業園     浙江桐廬匯豐大廈27樓     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勤建大廈18樓    河北省保定市蓮池區未來石3號樓13層 

總機:86(0571)85069710  郵箱:checrc@163.com  郵編:310000  浙ICP備20017458號-1  

浙公網安備 33012202330928號

娇嫩娇妻被爽到高潮av_婬荡荡婬高潮VY不卡_欧美性高潮视频_第1页